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类“有性”生殖的终结,皮肤造人要颠覆自然吗?

人类“有性”生殖的终结,皮肤造人要颠覆自然吗?

更新日期:2016-04-08      点击次数:1392

  近年来,关于利用皮肤细胞制造精子卵子从而繁殖后代的报道已不再罕见。然而,传统的繁衍方式真的要被颠覆了吗?科技zui终能抵得过现实吗?4月7日,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文章对人类生殖的未来进行了反思。

人类“有性

  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动植物繁衍均离不开性生活,然而,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脱离性生活的生殖繁衍成为了可能。近年来,关于利用皮肤细胞制造精子卵子从而繁殖后代的报道已不再罕见。然而,传统的繁衍方式真的要被颠覆了吗?科技zui终能抵得过现实吗?4月7日,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文章对人类生殖的未来进行了反思。

  1、性的终结与人类生殖的未来

人类“有性

  2016年,美国斯坦福大学遗传伦理学家Henry Greely撰写了《The End of Sex and the Future of Human Reproduction》(性的终结及人类生殖的未来)一书,并由哈弗大学出版社出版了。

  作者Henry Greely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解释当前生育及遗传技术的科学基础和法律规定。这本书聚焦在新技术的发展—— “轻松”PGD(Easy PGD)。Greely设想女性不用接受激素疗法,将卵子取出用于胚胎创建,并能进行胚胎检测;相反,可通过干细胞技术将女性的皮肤细胞诱导成卵子,随后将这些卵子与其丈夫的精子进行受精,可创造出多达100个胚胎。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全基因组测序,父母可选择的胚胎植入女性的子宫内。

  此外,3月28日,英国《每日邮报》以《Will designer babies end the need for sex? Humans could reproduce using skin samples within 20 years, claims geneticist》为题报道了此事。这听起来有些像美国科幻电影《千钧一发》中的情节,通过基因选择让孩子拥有理想化的外貌特征。格雷利表示,“在20到40年内,当夫妻想要孩子时,父亲只需要提供精子,母亲只需要提供一些皮肤细胞。父母得到的胚胎有各种分类,其中一类将可能患有非常严重的、不可治愈的疾病,这类疾病可能会影响1%到2%的胚胎。”

人类“有性

  Greely对“轻松”PGD做了三个定论。首先,它将取代性成为创造后代的新方式;第二,它将比目前的PGD技术和产前基因检测技术更容易被社会接受;第三,它将免费为群众服务。

  2、Nature反思:人类“有性”生殖的终结,科技能抵过现实吗?

  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尝试通过魔法到医学来改变后代的特征。在民间有这样的说法:如果想生男孩就在床底下压把刀,如果想生女孩那么怀孕时吃甜食;将耳机放在孕妇的肚皮以及表演Jacopo Per的Euridiceto以确保未来孩子会欣赏歌剧。

  目前基因技术为父母提供更的手段来预测和塑造孩子的性格。通过体外受精(IVF)创建的胚胎可进行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GD)分析,还可进行全基因组测序,CRISPR–cas9技术有望在将来为夫妇提供修复胚胎基因的机会。

  随着技术的进步,传统的繁衍真的要被取代了吗?皮肤造人真的要改变历史吗?4月7日,《Nature》杂志上的文章对Greely教授的书籍进行了评论,Nature认为Greely教授的三种定论都存在问题。

  科技抵不过现实一:大部分孕妇没有选择胚胎基因测序

  在《性的终结和人类生殖的未来》中,Greely认为出于控制后代特性的欲望,人们会选择“轻松”PGD来取代传统的生殖,但如果在基因型的基础上选择胚胎,那么所有使用体外受精技术的夫妇都要进行胚胎基因检测,然而,在美国只有5%的夫妇选择这样做。

  Greely还推测,与体外受精相比,夫妇将选择微创的技术——干细胞来制造胚胎。但没有证据表明接受体外受精的女性面临巨大的风险,如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或盆腔感染;在范围内,有超过40万的试管婴儿,也没有证据表明夫妇在未知风险的情况下会选择未通过验证的干细胞技术。

  科技抵不过现实二:孕妇的决策过程很艰巨

  即使“轻松”PGD无风险,但决策过程仍是艰巨的。全基因组测序将为准父母提供每个胚胎的成千上万个信息。BRCA1肿瘤抑制基因与81000多个碱基有关,关于BRCA1基因突变的报道数计百计,有的与乳腺癌或卵巢癌风险增加相关,有些则并不相关,许多变体的意义仍然不明确。

  如果检测报告了一个胚胎20000个基因中的任何位置存在未知突变,夫妇有可能zui终放弃一个*健康的胚胎,即使选择了胚胎移植,在儿童成长的过程中也会充满担忧。得知一个胚胎发展乳腺癌的风险比普通人群高30%或发展老年痴呆的概率比基线高两倍,或考上大学的的概率比另一个胚胎高45%,这种情况下夫妇该作何选择?

  科技抵不过现实三:生命权提倡者不支持,社会认可面临阻碍

  Greely认为,“轻松”PGD将比目前胚胎基因测序更容易被社会接受,因为与现行方法不同,“轻松”PGD不涉及堕胎。然而,无论胚胎来自皮肤或配子,生命权提倡者永远都反对终止任何可创造生命的胚胎。此外,使用Greely提倡的方法,更多胚胎将被丢弃。

  科技抵不过现实四:成本高,低收入女性无法接受

  Greely的第三个观点是“轻松”PGD将全面免费。使用该技术生育后代,成本将包括利用皮肤细胞创造100个胚胎花费的1000美元,胚胎诊断花费60美元/每个胚胎,遗传咨询500美元,由此看来,整个过程大约花费11000美元。然而,目前的技术可以更加节约医疗成本,并且目前“轻松”PGD还未被所有的医疗系统覆盖。事实上,低收入女性很难通过该技术来生育。

  Greely想象未来门诊的标语将包含“轻松”PGD:想把的留给后代吗?为什么不在可能的情况下拥有的后代?但仔细琢磨Greely的三个观点后,“轻松”PGD似乎是一种风险未知的更加昂贵的技术,目前父母很难理解100个胚胎的海量信息,“轻松”PGD着实让人不安。

0571-85388583
欢迎您的咨询
我们将竭尽全力为您用心服务
13735803795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
版权所有 © 2024 杭州浩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浙ICP备15033991号-1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4113号